位置:首页 > 用车指南 >

几经转手的电动车趴窝 车企直言“不负责售后”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19 21

 

新能源汽车的售后问题,80%因动力电池引发。消费者在新能源汽车售后维保中,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动力电池的质保。作为核心部件,电池一旦出现容量大幅衰减,使用寿命缩减等问题,就需要维修或更换,这一费用往往都比较高。而且电池发生故障,经销商需要电动车生产厂家的协助,才能完成维修和更换。

近日记者接到多位经销商反映,他们购买的康迪电动车电池出现故障,导致车辆行驶里程大打折扣,甚至有些电池充不进电,消费者购买的电动车已经完全无法行驶。然而当经销商将情况反映给康迪电动汽车集团(以下简称“康迪电动车”)时,他们却拒绝为这些还在质保期内的车辆提供质保。

  车辆无质保 厂商协商无果

2018年12月,在与车辆销售上家和康迪电动车电话协商半年无果后,十多位经销商来到康迪电动车位于浙江杭州的办公地点,寻求与该公司负责人当面协商,但康迪电动车相关负责人仍态度坚决:这批车辆企业不负责售后!

一位哈尔滨经销商告诉记者,这次到厂家来维权的经销商有11家,涉及的车辆有400辆。他2018年5月购入车辆,然后出售给当地消费者,但消费者在使用过程中发现车辆里程与厂家标注不符,只能跑十几公里或几公里,有些车辆则在使用一段时间后,出现无法充电的情况,完全不能启动。来自吉林长春的经销商则表示,车辆出现问题后,他找到当地维修厂,但维修厂说这些车无法维修,因为维修不当可能发生电池爆炸,同时也不建议消费者继续使用。

由于这些车上牌日期是2014年7月到2016年,都在厂家质保期内,所以经销商找到厂家寻求维修支持,但康迪电动车表示这批车不提供售后,经销商需要与自己的“上家”协商解决。

“我们这些车的确不是直接从康迪电动车厂家购买的。”哈尔滨经销商说,“康迪厂家把这批车卖给左中右公司,左中右公司卖给杭州果果公司,果果公司卖给山东三晟公司,以上这些中间商都签了不管售后的合同,山东三晟公司把车卖给了长春王春雨,王春雨把车又卖给了长春刘涵,刘涵把车卖给大连白晓峰,白晓峰把车卖给了我们经销商。”

半年的时间里,经销商将所有“上家”和厂家联系了一遍,但所有企业都表示无法提供质保。如果经销商自己购买电池,一辆车两块电池的价格要超过两万元,经销商根本无法承受。

  错综复杂的关联关系

记者了解到,从康迪电动车获得一手车源的浙江左中右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左中右公司)实际与康迪电动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公开资料显示,左中右成立于2013年7月,公司总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业务包括电动汽车商业模式的研究、实施、推广及市场开发、运营等业务,是全新的纯电动汽车微公交出行解决方案的提供商和运营商。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一般经营项目:汽车、汽车配件的销售,电动汽车租赁等。

网上资料显示,左中右公司主打城市“微公交”品牌,左中右公司由资深汽车上市企业康迪(纳斯达克KNDI)和吉利(香港00175)集团共同倡导与创办。打开左中右公司官网,会看到“吉利集团战略出行平台”的广告弹窗。而经销商则向记者透露,左中右公司的办公地点与康迪电动车就在同一栋楼内。

记者还发现,从左中右公司接收这批电动车的杭州果果公司,其实也和康迪电动车也关联。康迪电动车官网上则显示,杭州果果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是康迪电动车的授权经销商。

也就是说康迪电动车将车生产出来以后,就卖给了与之有关联的左中右公司,左中右公司将这些车用于租赁,这些车在被使用一段时间后,左中右公司又将这批车卖给了康迪电动车的授权经销商杭州果果公司,此后杭州果果公司将这些车再次倒卖。

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串起了一个车企将车辆价值发挥到最大化的经典案例,只不过这个案例中的受益方中,没有消费者。

曾经名列“骗补”企业名单

2016年9月8日,在财政部正式对外公布五家严重骗补企业名单的同时,一份更加详细的骗补名单——“国内新能源汽车制造企业骗补和违规谋补汇总表”(下称汇总表)也在业内流传。这份名为《国内新能源汽车制造企业骗补和违规谋补汇总表》中,吉利汽车赫然在列。

据当时媒体调查显示,吉利的“骗补”数据,主要由康迪涉及。

而2017年6月,一份《关于报送2015年度新能源汽车闲置车辆情况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的名单流出,通知中的统计数据显示,关联方及经销商闲置车辆最多的企业是吉利汽车,闲置数量达到了15560台。

据报道,吉利汽车这15560辆关联方及经销商闲置车辆都集中在宁波地区(从浙江地区独立出来单列一项),吉利电动汽车在宁波地区销售的车型主要是知豆和康迪的电动汽车。而这些车辆直接销售给个人用户的并不多,大多数都以分时租赁的方式销售给了当地的汽车租赁公司。

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新能源企业为了多拿补贴,短时间内生产了大量产品,完全供大于求,终端市场无法短期内消化。所以车企纷纷把车销售给相关的汽车租赁公司,用于分时租赁,以此顺利拿到补贴。相比补贴收益,车企和其相关汽车租赁公司并不在意租赁业务是否能带来盈利。

不难看出,康迪电动汽车和左中右公司的操作方式与上述模式如出一辙。

2016年7月25日,吉利汽车发表声明将康迪和知豆剥离出吉利汽车,原因是“补贴政策不利”。在“汇总表”流出之前,与康迪和知豆撇清了关系。

是否负责质保各执一词

“我们不关心这批车是否就是涉及‘骗补’的车,我们就希望厂家给这些车提供正常的质保。让这些车能够达到厂家承诺的公里数。”经销商说,“现在康迪电动车和左中右公司相互踢皮球,我们向杭州当地消协、工商、质检、公安局都反映过情况,但是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记者致电康迪电动车,询问这批车的详细情况。康迪电动车接听电话人员表示,并不清楚这批车的来龙去脉,并告诉记者不要听信经销商的一面之词,但是又不愿向记者提供康迪电动车相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她认为,既然合同上说不提供质保,应该就按照合同上的办。对于合同上不提供质保的条款是否合理合法不置可否。

2015年,科技部在发布了《财政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展改革委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质量质保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应对消费者提供动力电池等储能装置、驱动电机、电机控制器质量保证,其中乘用车生产企业应提供不低于8年或12万公里(以先到者为准)的质保期限。

记者也注意到,根据《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汽车三包规定调整的对象为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和使用的乘用车。故企业、事业单位、政府机关为生产、公务等购买的汽车产品的质保责任不在汽车三包规定的调整范围内。

但经销商反映,他们购买的这些电动车行驶证上标注的车辆性质是“非运营”,所以康迪电动车没有理由推卸质保责任,如果质保问题迟迟不能协商一致,经销商可能向法院提起诉讼。

2019年2月20-21日,由盖世汽车主办的第二届全球自动驾驶论坛将在武汉·中国光谷举办。论坛将邀请500+业界嘉宾,汇集自动驾驶领域核心技术高管、汽车行业资深从业人员等人脉,立即抢购:https://m.gasgoo.com/topic/sns/zdjs2019/

文章标签: 电动汽车 电池